唐朝人为何不愿做驸马?

2019-07-21 02:37栏目:威尼斯历史

■拒婚  为公主保媒拉纤,按说是个无上光荣的工作。作为唐宪宗李纯的宰相,李吉甫博学多才,还是个著名的地理学家,代表作为《元和郡县图志》。也许唐宪宗认为他谙熟山川形势,顺带着也能掌握婚姻之路的诀窍,所以将自家的金枝玉叶——岐阳公主的终身大事托付于他。  虽说这是皇帝的信任,但李大人并不兴高采烈,反而烦恼非常。背负着皇帝的嘱托,老李访了几家名门,寻了几户大臣,家家都有几个年轻俊美、学识出众的未婚男青年,可人家父母都摇着手,不是说儿子已经娶亲,就是说儿子疾病缠身,可不敢耽搁公主的幸福。可以肯定,这都是瞎话,目的很清楚,就是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娶公主。本来呢,和皇家联姻,有多少人跳着脚做着梦都想。可是,深谙政治的世家大族看惯了权势下的不自由和重重危险。  尉迟敬德就曾拒绝了唐太宗李世民将女儿嫁给他的提议。他说,古人有“富不易妻,仁也”的老话,自己深以为是,既然俺已经娶妻,就不愿离弃。这理由非常得体,李世民不仅没有生气,还当场予以表扬,按照《隋唐佳话》的

说法,是为“帝嘉之而止”。  恩格斯曾经说过,对于骑士和男爵以及对于王公本身,结婚是一种政治行为,是一种借新的联姻来扩大自已的势力的机会。起决定作用的是家世的利益,而决不是个人意愿。一个人,不论多么才高八斗,多么品行高洁,只要当了皇帝的上门女婿,就插上了隐形的翅膀,迈入了无法脱身的政治漩涡的中心。虽然借着公主的肩膀,使飞得更高成为可能,可一旦失败,或赶上王朝败亡,皇家女婿只会摔得更惨,莫说官运,怕是命运都要就此打住。何况,凭借个人才学和能力一步步登上人生的顶峰,于人前,于自己,那心情是何等畅快。如果被皇家绣球抛中,背上了裙带的翅膀,恐怕极易遭人轻慢和蔑视。  ■刁蛮  在婚姻的围城里,如果公主贤良淑德,自然万事大吉,怕就怕遇到刁蛮无理型。  唐中宗李显有个女儿宜城公主,嫁给了裴巽。后来裴驸马有了外遇,宜城公主听说之后干了两件事。第一步,火速派遣太监捉来驸马的新宠,“截其耳鼻”,把耳朵和鼻子割掉,又 活活剥去人家阴部的皮肤,将其贴在驸马的脸上;第二步,将驸马的头发剃短,派人押着到公堂上游行,向众多官吏曝光,让他出丑。  在那个年月,男人三妻四妾十分普遍,可是在公主那刁蛮劲头下此路难免不通。说实话,宜城公主自己的生活作风尚不检点,在外有不少情人,可人家是公主,挑毛病的手电筒只照别人不照自己,自己放火寻欢那是追求自由,驸马点灯作乐就是破坏皇婚。  公主不受欢迎,不是一代两代。早在唐中宗的父亲唐高宗在位时,公元681年,有个叫薛绍的年轻人迎娶太平公主,他的哥哥对此十分担心,感觉不是什么好事,遂向亲戚咨询,亲戚回答得坦诚:“娶妇得公主,无事取官府。不得不为之惧也。”意思是,娶公主当老婆,就像没事去撩拨官府,纯属自讨苦吃。这事儿就记载在《资治通鉴》里。其实,薛大哥完全没必要去跟别人打听公主内幕,因为他们兄弟二人的老爹就是皇帝女婿,母亲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女儿城阳公主。不过,由此更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威尼斯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唐朝人为何不愿做驸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