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群众日益变态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

2019-07-13 22:40栏目:文史百科

人民群众日益变态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

许多不言而喻的话,其实最经不起推敲。比如,我们天天勒紧裤带为之奋斗的“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这一说法。

什么是物质文化生活需要的增长呢?是说穷的时候全家人一条裤子,现在全家人好几条裤子?穷的时候一顿吃半个馒头,现在吃八个馒头?

但这是增长吗?大家农业学大寨那会天天重体力活,一顿半个馒头是少了,确实需要增加;现在一些女生要身材不要命一天吃半个水果,不能算我们改革开放事业的失败吧。

再比如从前在家自己做饭,到省钱吃垃圾食品、打工造垃圾食品、再挣钱买垃圾食品,这个过程里,我们的需要有增长吗?

如何算增长呢?

以前,大家都一个老婆,所以买一件衣服就够了。现在有些人得买好几份,这些人是先满足了“增长”的一部分吗?

八十年代家里就一支十五瓦的灯泡还不敢经常开,这是拮据了点;现在街街巷巷一入夜那么多粉色的灯光,是在满足人民群众增长的需要吗?

从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到到处监视器防盗门,从在乡下可能半辈子都见不到个警察,到安保支出相当于军费,是我们需要日益增长了的方向吗?

前面说的还都是物质需要,文化的需要就更不好说了。

什么是文化需要的增长呢?从一个电视台到上百个电视台是增长吗?从一天看完一集电视剧就得眼巴巴地等第二天,到一天可看二十四小时肥皂剧,这是增长吗?

如果大家都有房子、不闹离婚、穷得没钱搞小三,还有看《蜗居》、《婚姻保卫战》的需要吗?如今这些能算我们文化需要的增长与满足吗?

况且,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是怎么增长的呢?

假如一个社会需求增长的逻辑是这样:先造出贫富分化,让一部分人生出变态的“创业”欲望和贪婪,让另一部分人生出自怨自艾为第一部分人打工并永无出头之日;然后在一个分化的社会里相互敌视,第一部分产生了夜生活的需要,于是适时地产生了为他们提供娱乐的黑恶势力的需要,于是有了日益增长的治安需要、扫黄的需要;于是一部分人出现精神危机有了心理医生、神棍和文化事业的需要;等等等等。那这个社会的需要就是一个按原子弹原理增长并爆炸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我们一点不陌生。

如果这些都存疑,如果我的饭量三十年增长有限,日日为此目标奋斗就说不过去了吧;况且,还有那么多人在勒紧裤带!

如果这一切都存疑,如果人民大部分的需要增长有限,那些先实现了增长的人,就不是人民的目标,也不是人民要为之勒紧裤带的理由!更不用说为那些自己根本不可能满足的需求、那么多可疑的需要做贡献了!

既然这一切都存疑,人类的物质文化生活有一个无限“增长”的需要吗?或者说,什么是“增长”的目标与尺度?

既然这一切都存疑,所谓的内需不足到底指什么呢?假如增长可以没有目标与尺度,是不是可以打一场内战来刺激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GDP需要呢?所有的环境、生态问题又究竟是个什么问题?谁的问题?

既然这一切存疑,我写这博客是吃饱了撑的,还是算我的学问比经济学家早增长了一步呢?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文史百科,转载请注明出处:人民群众日益变态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