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流离国宝多数落脚巴蜀 国民政府赠匾赞川人

2019-07-06 12:15栏目:战史风云

故宫国宝流离各省前后14年,多数落脚巴蜀。虽历尽战火惊险,还出现翻车等意外事故6起,但转运和保管的文物除了数件有细微损伤外,其余全部完好,并且无一遗失。这也是抗日战争期间巴蜀人民为保护中华民族珍贵文化遗产作出的一大贡献。国民政府在1946年向存放故宫文物的乐山、峨眉的祠堂等分别颁赠了“功侔鲁壁”的巨匾。

文物险遭火灾

故宫文物经陕西入川的部分,经过在成都的短暂停留,又转运往峨眉。全部抵达峨眉,已是1939年7月了,分存于县城东门外的大佛殿和西门外的武庙。故宫博物院设立了峨眉办事处,驻于武庙,办事处主任那志良。警卫士兵与乐山的警卫们同属一个营。后来考虑到大佛殿与民房相邻,容易失火,又于1942年春撤销大佛殿库房,将文物分存于武庙和县城南门外的土主祠、许祠里。

1943年春,峨眉西门内一家鸦片馆失火,烈焰冲天。那志良唯恐大火延及武庙,立即命令守卫库房的20多名士兵跑步前去救火。凶猛的火势乘着东风向西门扑来,情况危急,那志良果断命令士兵拆除西门外的茅舍,承诺事后由故宫赔偿。刚拆完,烈火就冲出西门。由于西门外茅草屋及时拆光了,火势渐弱,终被扑灭,存于武庙的文物才免遭火灾。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准备还都南京,决定将藏于四川乐山、峨眉和巴县的文物,先集中到重庆,然后转运南京。这三处中,巴县离重庆最近,遂先将保存在巴县的文物于1946年1月启运到重庆,存于向家坡坡顶仓库。接着,1946年5月,存于峨眉的7000多箱也陆续用卡车运往山城,存于向家坡山腰仓库。乐山安谷的文物需要过河,麻烦多多。从9月10日起,用木船木筏横渡大渡河,暂放于今乐山市中区马鞍山粮仓,再用300多辆卡车运往重庆,至1947年2月6日,历时5个月才全部运完。

“功侔鲁壁”匾长3米

国民政府向安谷各祠堂颁赠“功侔鲁壁”巨匾各一。匾长3.1米,高1.07米。黑底金字,每字高47厘米,宽40厘米,由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书写,上款“国民政府题颁乐山县安谷乡某氏宗祠”和下款“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四月立”,系欧阳道达补书,匾正中有边长8厘米的正方形篆刻“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印”。“鲁壁”的典故,是说秦始皇焚书坑儒时,孔子的九代孙孔鲋,将写有《礼记》《尚书》《论语》《春秋》《孝经》等儒家典籍的竹简,藏于曲阜孔府的一堵墙内。到汉武帝时。鲁恭王刘余扩建宫室,拆墙发现,儒家经典得以后传(事见《汉书·艺文志》)“侔”是“比”的意思。“功侔鲁壁”意为保藏故宫国宝的功劳,可与鲁壁藏书相提并论。峨眉的三处库房也同时得到了同样的木匾,这是对乐山人民保存中华民族珍贵文化遗产的高度评价。

1947年5月至11月,暂存于重庆的一万多箱文物,分批由水陆两路运至南京,存入朝天宫,至1948年5月才全部运完。春秋战国时期10个各重1000多公斤的石鼓,由卡车运载,其中一辆在江津县广兴乡撞上一棵大树而翻车,幸亏石鼓包扎严实,没有损坏;而路经黔江时,另一辆载石鼓的卡车,下坡时因避让一辆上坡车而翻下坡去,还好,车坏而石鼓完好。

故宫国宝流离各省前后14年,共出现意外事故6起,其中4起在今重庆境内,另两起在宝鸡和汉中。除了数件有细微损伤外,其余全部完好,并且无一遗失。这是抗日战争期间巴蜀人民的一大贡献。

1948年12月,有2972箱共23万多件文物,被运往台湾,由1965年建立的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展出。1950年之后,存于南京的文物大多数陆续返回北京故宫,一部分留于南京。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战史风云,转载请注明出处:故宫流离国宝多数落脚巴蜀 国民政府赠匾赞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