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后期汉族元宵灯节风俗

2019-10-05 23:06栏目:战史风云

北京灯节则在十三日开始,《燕京岁时记》载曰:“自十三以至十七均谓之灯节,惟十五日谓之正灯耳。每至灯节,内廷筵宴,放烟火,市肆张灯,而六街之灯 以东四牌楼及地安门为最盛,工部次之,兵部又次之,他处皆不及也。若东安门、新街口西四牌楼亦稍有可观。各色灯彩多以纱绢玻璃及明角等为之,并缯书古今故 事,以资玩赏。市人之巧者,又复结冰为器,栽麦苗为人物,华而不侈,朴而不俗,殊可观也。花炮棚子制造各色烟火,竞巧争奇,有盒子、花盆、烟火杆子、绿穿 牡丹、水浇莲、金盘落月、葡萄架、旗火、二踢脚、飞天十响、五鬼闹判儿、八角子、炮打襄阳城、匣炮、天地灯等名目。富室豪门,争相购买,银花火树,光彩照 人,车马喧阗,笙歌聒耳。自白昼以迄二鼓,烟尘稀,而人影在地,明月当天,士女儿童,始相率喧笑而散。” 在南方杭州,还要在十三日的 前一日将灯节所要迎赛的引龙灯拿到龙神庙“点晴参谒挂红,称为龙灯开光” 范祖述:《杭俗遗风》。。此夜,赴吴山龙神庙的各路龙,相互戏耍,飞舞腾跃,十 分壮观。对杭州灯彩之繁华,近人钟毓龙《说杭州?记风俗》记载曰:“龙灯之外,有船灯,以细木为骨,作大船形,或嵌以玻璃,或糊以纸,其中燃烛多少不等。 又有马儿灯,以细竹扎成马形,而无四足,以纸糊之,分为两截,每截之中均可燃烛一支,前半截系于儿童之前身,后半截系于其后身,如骑马然。又有兔儿灯,制 如兔形,中燃烛而下施以木轮,可曳而行之。又有鱼儿灯,作成各种之鱼形,以细竹竿擎之而行。又有走马灯,中竖以麦秆,秆下插于细钉中,上为纸制之风车形, 四边悬以纸剪之人马等,烛烟上触,则风车动而人马旋转不已,故有此名。此灯与船灯,止能悬挂而不能行动,其他皆随龙灯而喧闹于街巷。大户人家有欲看龙灯 者,可给以犒赏,而使盘舞于家内,名曰拦龙灯”。 江南杭州的元宵烟火,也殊为可观,钟毓龙《说杭州?记风俗》对此有所记述:杭州“花 爆,均以火药制成,而以药线燃之。最大者曰烟火,须于空旷之地搭架而放之,有种种戏文等之演出。其次曰花筒,作圆筒式,有大有小,作放笛形,高可数尺,作 兰、梅、菊、木樨、水仙之状,闪烁如生,亦名爆花。有分数道放笛者,名曰孔雀尾巴。其细小者,笛上作一珠形之亮光,名曰月炮,亦曰赛明月。又有末端坠以麦 秆,高射可丈余,作孤形降落者,名曰流星,有九龙取水、二龙戏珠、白鹅生蛋、老鹳弹霞等名。又有在盆中施放者,曰金盆闹月;在水中施放者,曰水老鼠。又有 作金花坠地者,曰滴滴金,种种不一。” 在街市上所售的食品,北方“十鲜俱备,而以元宵为大宗。”富察敦崇: 《燕京岁时记》。南方杭 州则称元宵为“灯圆”,“以糯米粉搓作大团,其中实有细节之杂物,如胡桃、花生、芝麻、枣子、鸡油、洗沙之类,名曰灯圆,以之馈送亲友,名曰灯节盒。凡新 嫁娘之母家,必以此送其婿家。是日,以新民储之果实杂和煮食之,名曰熟果。” 清季元宵节还流行请紫姑占卜的活动。在杭州,“是晚,又有为迎紫姑之戏者,大都小儿女辈为之。以淘箩盛米,并置筷一双,覆以绸帕,至厕所迎之,谓可以占农事,卜休咎。” 后期,北京灯市已“实行了灯与市分家,《燕京岁时记》曰:“前明灯市在东华门王府街东,崇文街西,……今则灯归城内,市归琉璃厂矣。” 杭州则有城隍山灯市,殊为热闹,《说杭州?记风俗》记曰:杭城城隍山“新年之中,各式摊贩、洋镜、洋画之类,更多趋之。其中以火漆加染五色,捏造人物、 鸟兽、虫鱼、果品、花草者,最足以吸引儿童。……洋镜、洋画、卖艺者、变戏法者,及各种摊贩……医卜星相、卖草药者、变戏法者、说大书者、唱花鼓调者加入 其中,因之更形热闹,人争趋之。 十六日,江南地区凡去年出嫁之新娘,照例回娘家居住。晚上,有祭床公床母之事。“设小桌于床前,香烛外供以煎饼、鸡子、粉团、寸金糖等等,兼设茶。俗传母嗜酒,公嗜茶,谓之男茶女酒。” 十七日民间称为落灯节,晚间须作享祭先。祭毕,则将神像前所供之杯筷尽行收去。 十八日,是日清晨,江南于神像前供年糕,所谓上灯圆儿落灯糕。供毕,即将神像及一切过年之陈设品收拾起来,以备来年再用。 十九日、二十日或二十一日,清代官府于此三日正式视事,谓之开印。开印,京官“由钦天监选择吉日吉时,先行知照朝服行礼。”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 正月拜年是各地均有流行的风俗。“新戚交游广者,尤为麻烦。至新密友,不能不新到,泛泛者止能令人持名片往胃之飞片。其片甚大,凡家中男子悉列其名,如 某某率子侄某某,孙侄孙某某,曾孙侄曾孙某某之类,片尾注住某处,谓之注地脚,便其人之不飞回片也。……飞片者,兼持马铃,至门振其铃,伪为骑马亲到者。 问之,则曰适已脱笼矣。片上例无称谓,唯新婿贺妻党,则有称谓,但不用红片,而用白色全帖,束以红纸,而注其所拜者之称呼于上;为所拜者,亦如其帖以答 之。富贵之家,有司阍者,皆用门簿,以记客人之往来。上写题凤二字,或留芳二字,于新年则特置一簿,记其亲到或飞片,以备考查。而于其首必捏造亲到者四 人:一曰寿百龄老太爷,住百岁坊巷;一曰富有余老爷,住元宝街;一曰贵无极大人,住大学士牌楼;一曰福照邻老爷,住五神福楼。”“初十外往,谓之拜灯节。 谚云:‘有心拜节,寒食不迟’,总以一拜为重。虽终岁不接者,至此亦往拜也。拜年不仅麻烦,且多破费。客人之来,主人须饷以粽等例点。而主人之仆人,即向 客人道喜,客人即须给以喜包,名曰西瓜包,殆言其凉薄也”; “女太太于亲族来者之小儿女,更须给以荷包。其制以厚红纸为之,状必荷花,口穿一线,可收可 放,可以悬挂,中贮银元,名之出手货。荷包之外,更须给以点心包。若五日之内客人乘轿而来,留之午膳者,其轿夫并应供给以饭,以其时饭店未开,无从得食 也。”钟毓龙:《说杭州》。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战史风云,转载请注明出处:清代后期汉族元宵灯节风俗